Atten(傲天宁)

Undertale au作者,吃sffs、ps、gs、火骨。
热爱Underpain,最爱自家儿子underpain sans(Pain!Sans)。
相关au创作中。
摸鱼达人。
懒猫(骨头)。
没了

挂人【下】
占tag注意
是剩下的截图
上半点击空间上翻

我想说的就是这么一件事。

如果从一开始,吸引我的只是他受伤的声音,现在,我根本不希望他发出这样的哭腔和痛呼,我想保护他,但也必须为了救人让他受伤。

我依然会练习佣兵,我希望可以保护他,我的小先生。

挂人
占tag抱歉
图片还有一半,被挂信息在最末,id小奶狗奈布哇
不会打马赛克所以请无视其他id

首先,在这里讲清楚事情原由
我的ID是佣你入怀Ev,使用角色佣兵奈布萨贝达,皮肤弹簧手。
我就在这里直说了,虽然图片上显示玩家性别是女,实际上我是男的,因为原本的号绑定在ios,所以这个号是向别人买的,我不知道怎么改性别。

我是一位在第五人格还没有调香师,大概在第一次演绎之星的时候下载第五人格,开启漫长的游戏之旅,因高中预备高考暂时退游,旧号id为吃杰佣不大兄弟,绑定在父母的ios手机上。
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玩佣兵,技术不算大神,略有压机意识,不会骗刀但用命扛刀,知道自己菜,所以快捷语音永远是站着别动我来帮你快走别救我。
刚开始的佣兵便不被大多数人看好,我看着他走过最低落的时候,虽然玩游戏的时间很少,但我总会固执地选择他。因为高考我错过了十月演绎之星,我没能为他出一份力。

今年十一月份,我进入大学,因为拥有自己的安卓手机找不回原本的号,便找人买了一个,我惊讶地发现佣兵自带搏命,他比以前更加可靠。

长达半年多的退游让我一切归零重新开始,我又开始重新练佣兵,虽然技术一如既往的菜,但一直一直都在努力。
我戏称自己拿头救人,因为我的救人方式简单粗暴,不带搏命,骗刀不成就扛,扛刀救人下来再扛,然后跑到角落倒地。

我是杰佣党,更是佣吹,作为屠夫我会放走佣兵,甚至有他在我就没有打人的动力。更重要的是,就算我守尸,从不鞭尸不放血,就算有人开头嘲讽,也只是尽快把他送上椅子。

以往遇到id和佣兵杰佣有关但不佛我都认,因为他们毕竟是屠夫,没有义务佛你,但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顶着那些id鞭尸或者放血的人。
无关什么cp,无关什么角色,那是对敌方的尊重,对玩家的尊敬。

今天这个人,是第一个,他鞭我几乎到放飞为止,更过分的是,他的理由仅仅是因为我挣扎了,我玩佣兵技术太菜,说我太自以为是。
没错,我是和他们四黑,但是因为是世界上看到自定义组的队伍,没有配合,没有交流,和单排几乎一模一样。
看到id没有让我掉以轻心,因为id是可以改的,只有看屠夫的行为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

因为上一局自定义五黑,模拟殿堂级别的游戏选择了机械师,这一局匹配我就换回佣兵。我没有送,队友两倒地一上椅,不能躲必须去,救人是我的职责,我的义务。
我技术菜骗不了小丑的刀,就算知道他装了风翼也一样,所以我选择扛,再吃一刀走得远一点,然后倒地。
被摸起来之后我选择继续去救人,就算已经叠满五层战遗,把人救下来还有希望,只是这一次手速太慢没能把人及时拉下来还吃了震慑。

对,我自己菜,我的锅,让我的弹簧手受了伤上了椅子,我都认了,谁的腿没断个百八十回,更何况是我这样的菜鸡。
但这个人,从我倒地开始鞭,之后对着椅子上的弹簧手疯狂鞭尸,甚至装了脏锯,就算毫无作用,但其用心险恶让我气愤不已。
如果是现在的佣兵五层战遗叠加脏锯,在加上之前倒地的伤害,那可是会活生生流血到死的。

而且这个人,言论让人恶心让人厌恶,可以看看截图里的,就连和我一个队的先知都看不下去。

这种人不该顶着佣兵的名字,他没有资格。

一个脑洞 占tag预警

大概是上半年退游前的脑洞,现在又拍拍灰加点新东西捡起来。


庄园主告诉佣兵“杰克”因他的爱慕被除去,并以他发现鹿幸裘前等人互生好感为由威胁佣兵,让他以监管者身份代替“杰克”的位置,并警告已有感情倾向的众人。

庄园主将奈布·萨贝达的身份更改为监管者——迷夜佣兵,留给他和杰克有关的只有缭绕雾气的面具以及玫瑰手杖。

此后奈布成为了迷夜佣兵,那面具似乎依附着“杰克”一般漂浮在奈布身边,散发出雾气遮盖奈布的身影。那些雾气中的一部分凝聚成了杰克的样子,自始至终萦绕在奈布周身,久久不散。


迷夜佣兵因其出色的业绩一度被评为监管者最强。每一次有新的监管者加入,奈布都会抱有幻想那会是“杰克”,可是每一次都是心碎的绝望。

他终于放弃全部希望,为了保护同伴们的安危继续坚持下去。


直到有一天,庄园主介绍了一位新的监管者。

他彬彬有礼宛如绅士,带着英伦贵族的腔调和口吻。年轻而英俊的面庞总含着一抹笑意,猩红瞳孔却在不经意间闪过凌冽的杀意。

庄园主说,他是“全新的”开膛手。


开膛手不认识奈布萨贝达,还在初次接触时将他当成了求生者。可他的眼神在接触奈布的瞬间莫名软化,又得知其为监管者且强大而狠厉时一见钟情,展开猛烈的追求。

而奈布一直认定自己的“杰克”已死,直接拒绝开膛手的追求且表示不会喜欢上任何人,就连面具散发的雾气也会在开膛手接近的瞬间凝聚成“杰克”的模样亲近奈布,以此让开膛手放弃追求。


可庄园主知道开膛手即是“杰克”,只是开膛手看起来更像是人类,而佣兵认定“杰克”已死,开膛手不过是赝品。庄园主也知道那面具不是别的,是“杰克”在被庄园规则排斥之前对佣兵的诅咒和祝福,它可以保护奈布让他拥有雾隐的能力,但同时,不管是谁怀抱着恋慕之心靠近奈布,面具就会让雾气凝聚出他的模样。

只有“杰克”知道怎么解除诅咒,但开膛手什么都记不起来。


庄园主想看看,最终二人会走到何种地步。


占tag预警
顺便以上所有除all佣前提必须是杰佣
我还不知道占卜师和谁呢,如果和黄衣之主我就吃回魔冒社园 律医或厂律空医
其他不变
原图在p2

all佣心头好,杰佣真心爱。

一刷刷出俩神奇玩意。
面点师和波迪????

徒劳的绝望【脑叶私设向/无cp】

#无谓的希望前篇【只是顺序】
#人物来自于九番公司
#员工阿良(异常员工)视角
#员工异想体化
#背景是上一任主管被“辞职”后所有员工都要被处理掉,但是那一任主管的所有员工都【数据删除】了

不知为何,今天只剩一名拿着闪金冲锋的陌生脸员工留在公司里。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清楚他的能力,但是总让人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透过收容室门口的缝隙能听到他无聊的自言自语,抱怨为何要将新人的他留在这里面对该死的异想体。
想和他说你快逃吧,却因为声音无法传达而无言。

宣告终结的钟声敲响,天启破晓的乐章奏起。
而那个人在眼前长出空洞的鸟嘴面具,身体被白色的骨骼和红色的肌肉包裹。
那是“叛徒”。

身后形状相异的双翅随着猎杀的兴奋感而不安躁动,拍打出足以支撑身体浮空的气流。仅一个念头正义裁决者的巨剑自护甲剥落,随着身体扭转朝着关闭的门狠狠斩下。

异想体 异常员工 突破收容。

我想主管一定清楚原因,所有原因。

但“我们的主管”已经不在了。

白夜的灵魂冲击固然烦人,但也不至于给自己太大麻烦,真正让人头疼的就是围绕在他身边的使徒们。
兔子的攻击打在身上不痛不痒,只要天启之剑一挥便有他们倒下,不再恋战跟随疯癫的员工而去。

无论多少次看到白夜,都能本能感觉到不安,却不是出于敬畏。
因为“主管”说过,神是不存在的。
所以不信白夜是神明,不信会有什么超出常理的存在能拯救我们。
所以就算沾染上“尘埃”化成异想体也在所不惜。

发疯“叛徒”无差别的进攻实在很难将其引到白夜身边,但是只要保持距离就可以做到。这并不难,以前也是这样对付其他异想体。长达两个走廊的风筝换来异想体倒下和其返回收容室的消息,却也觉得值得。

如果仅仅只是攻击异常的话,利用我比其他员工好得多,因为现在的我对于主管而言只是个异想体而已。
经过“她”的收容室时,终于还是停下来敲了敲门才离开。

那一天来得突然。
经常前往主管办公室的前辈没能在办公室找到主管,原本只是以为主管暂时离开而没有在意。直到兔子小队封锁整个公司的所有门才发现不对。
广播里传来声响,反复播送的是所有员工将跟随主管得到永久休假的消息。

——主管被“辞职”了。

就说怎么可能会一直有这样的主管存在。

卡戎捏紧她的月光杖,奥罗拉前辈手中的猩红创痕反射出嗜血的光芒,一桥义信前辈的拟态大刀遥遥指向前方,就连文森特前辈也收起轻佻举起薄暝。
无论是前辈还是后辈都在徒劳地拿起武器反抗辞退主管的公司。
回过神来连我也…………

“干掉这些杂碎!”

我们怎么可能反抗整个公司?
但仅仅就想这么做而已。

异变是从卡戎倒下开始。
她的身躯布满可怖的弹孔,明明不需要她冲在最前面,却在她前面的同事倒下之后顶着兔子的子弹最后一次敲击地面为我们加持保护。
她的护盾碎裂了,数不清的子弹穿透她的身体带出片片血光。
那样的眼神透露出的是愤恨和绝望,以及将要燃烧起来的——不甘。

明亮的火焰突兀燃起,在卡戎身上散发着温暖的气息却不灼烫,应该死去的她却站了起来,任由子弹穿透却丝毫没有妨碍脚步。
她的身躯在火焰中逐渐焦黑缩小,可火焰却蔓延开来挡住兔子们的子弹和刺刀。

火焰熄灭只是一瞬间的事,可不知道为什么除了兔子们所有人身上都沾满灰尘,却是动弹不得的模样。

快动起来啊,如果不能反抗的话——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哭声,是Lucas流着眼泪。
Lucas看起来崩溃了,可是现在没有人能抽空安慰他。
可是那个蓝色文件夹好像不是文职应该拿的武器————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只有我是个废物?”

他为什么会——!

透过Lucas半透明的身躯,奥罗拉前辈也看起来有些奇怪,她的身上突然开始长出蛇样的鳞片,两片羽翼从她的背后伸出,最后……

奥罗拉前辈,变成了龙。

眼前突然一片黑暗,正义裁决者的绷带不是应该不会阻碍视线吗?为什么——

我的疑问很快就被解答了。

天启鸟的羽翼上的那些眼睛提供前所未有的视线,失乐园翅膀则张开护盾融入身体,沉重的E.G.O护甲变得轻盈如与身一体。手上的正义裁决者融入护甲,不用看就知道腰间的双枪是圣宣,身后的猎枪就是魔弹,而拿着的,是薄暝。

我、我们,在此刻获得新生。

“叛徒”和他的主战斗即将到达尾声。
而我举起魔弹,对准高高在上的那个“神”。
扣动扳机。

无谓的希望【脑叶私设向/无cp】

*注意:
取材自九番主管与他的奇葩员工们
角色ooc
主管编号脑洞来自于脑叶公司wiki图鉴手机版

*可能的雷点:
九番是个相当爱护员工的重开流主管
员工私设异想体化
九番主管与他的员工关系很好
九番主管的员工几乎都是主管控
含Day47结局A捏造【主管被开除后更替下一任主管】

*致歉:
如果主管有六百号的话,请原谅我的编号私自使用。
知道员工异想体化相当ooc了但是克制不住脑洞。
就算是设定六百他也只是个负责任的好主管(对员工来说相反),但是九番公司养出来的员工被宠得不成样子。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请↓↓↓

————————

“主管!”
奥罗拉抱着文件夹踏进主管的办公室,不多时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仔细看的话,差不多大半个公司的员工都在这里,所以才显得特别拥挤。
怎么说呢?主管-009这样想道,每天能看到亲手培养的员工们出现在自己面前,是一件相当幸福的事情。所以他根本不介意随着重开次数增加上涨的能源指标,更不介意为了员工无伤亡重开而被安吉拉说教。
至于员工只是消耗品之类的屁话,九号更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员工真是好文明。

“快去工作,不然处决弹警告!”
之类的话员工们已经听了不少次,装着害怕的样子嚷嚷着散了散了重返工作岗位,准备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那些员工都感觉得到主管的善意,所以他们乐意——甚至是自愿为了主管工作。
人真是奇怪的生物,只要有一点信念就可以向明知危险的工作挑战。
这些员工无疑将他们的九番主管视作信仰,并且乐意满足主管的一点恶趣味而毫无怨言。

“三层十一部门六十个员工,一个都不能少。”

原本也只是普通的一天。九号端起咖啡照常分配工作,认知滤网下的员工们照常吵吵嚷嚷。
混沌恶天启员工文森特拎着旗袍(鬼才晓得他怎么拿到手的)追赶一脸冷漠的长马尾魔弹员工阿良,紫色头发的奥罗拉收起画满主管和员工们的画板,一桥义信又拿了一袋金平糖藏好,玄坐在目灯上笑看一片混乱,凯妮背着粉红军备自信十足,酒有些没精打采,Sia杵在失乐园上,卡戎无奈地准备杖击文森特让他停下来,凯撒也在努力融入员工圈子中。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平常。

装备、运气、指挥能力和员工数值,都是左右工作的关键。
很显然,这一次九号的运气并不怎么好。员工死亡而启用TT2数次的结果就是始终没能通过考验,只能无奈的让所有员工先下班。
因为他已经看出来,安吉拉的脸色相当不好。

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九号也只能祈祷他们会没事。

“主管——”
有些心神不宁的主管并没有留意奥罗拉,直到突然被人拉住才回神,一抬头正好看见了相机,当然,还有比较亲近他的员工们。
“全部都有,三二一——”
“起司!”
突然联想到某个部长的主管还没从慌张的表情恢复,闪光灯亮起瞬间暗下,将这一刻保存下来。
“喂是谁喊的起司小心部长找你喝咖啡!”
“是阿良——”
“你在说什么B话?主管我能申请毙了文森特吗?!”
“请,我已经同意了。”

那张合照,老实说真的不怎么样。粉红的滤镜和猫耳的特效,匆忙的站位和混乱的表情。先不说自己的慌张没收起来,光是莫名其妙从自己脑袋后伸出来的V字手,阿良和文森特耍酷似的无表情,还有挤在一起的女员工和混在里面毫无违和感的一桥义信就足够杂乱无章。

但——那可是,他和他的员工们啊……

如果真的有所谓神,请让我的员工们得到救赎。
这么想着的主管再一次看着最后一个员工离开他的办公室,缓缓合上了门。

又失败了。

安吉拉的那个眼神无疑是警告,如果他再不能狠下心舍弃员工生死专心收集能源的话——
已经来不及了。

新的主管打开门的时候,九号的脊背一凉。他似乎想了很多,又什么都没想。他只是叹息,松开随时准备按下按钮的手拉开椅子站起来,盯着那个长有黑毛红眼的新主管,什么都没说。
好吧,好吧,是自己优柔寡断导致能源收集不全,如果是这样,他也认了——
九号听到安吉拉称呼那个主管叫“主管-600”。明明预见到自己的结局却想要笑出声,但仅仅扯了扯嘴角。
009和600,不就是正好反过来吗?看来安吉拉还真是……相当嫌弃自己的做法啊。

只要这个六百对自己这个前任主管的员工——

“安吉拉,通讯兔子小队是哪个按钮?”
“您要清除哪几个区域?我会协助您。”

“全部。”

九号的所有思绪都凝结了,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回响着六百的声音。
全部全部全部……全部什么?全部清除?清楚掉什么?出逃异想体还有……!

六百的声音没什么起伏,仿佛再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我不需要他们。”

九号觉得自己的呼吸停顿了,又好像没有。他眼睁睁看着安吉拉依然保持微笑按下特殊通讯和广播的按钮,看着和平时收拾异想体不一样的兔子冲向他那群还不知道大祸临头的员工们。
完了,全完了。
广播里传达的消息是前任主管和员工的“永久休假”,但是只要知道脑叶公司是个什么东西的人都清楚那是什么。

“如果你的员工听话,我不介意继续使用他们。但是他们看起来不像是脑叶公司的员工,而且……”
六百掏出枪支,对准了九号的脑袋。

“看看你的员工在做什么。”

九号依言转过头,有些木然地看着屏幕——那些举起武器的员工,和平时工作或镇压看到的不一样。
收起轻佻,全神贯注,不顾一切。
悲怆而绝望。

他们怎么可能敌得过整个公司?

活着的员工聚到一起,还和九号一起拍照的员工们还在进行最后的殊死搏斗。

活下去,求你们……不管变成什么样…………
一定要活下去!

卡戎残破的身体倒下那刻,九号听到了枪声,他分不清是员工们面对的兔子还是身边举着枪的六百。

人类的本质是?
人类的本质是?
人类的本质是?
人类的本质是?
人类的本质是?

曾经的玩笑话突然浮现在九号脑海中,反复而别有深意地质问着他。
九号想到了什么,可是已经来不及说出口。

意识彻底断开,视网膜印下的最后景象,是莫名冲天而起、掩盖一切的火光。
火焰中有谁张开羽翼,有谁身影浅淡,有谁转而化龙,有谁彻底失控。

异想体。

人类的本质是异想体。

脑叶公司问卷回答【员工视角】

@玄九九
感谢问卷提供,感觉经过魔改和其他问卷都不一样抱歉。

#是⑨番主管的员工,如果有什么眼熟的情节就对啦。

1.来描述一下主管吧(如果没有设定的话也可以直接使用X)
感觉上是比较和善且关心员工的人……就工作效率而言,我们公司的主管并不希望以员工性命换取最大工作成果。
尽管在我看来珍惜我们的生命并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2.员工们平时是怎样联络的?有没有内部的像微信or企鹅/围脖的交流手段?
有内部网络的通信器,只是平时我不太使用就是。如果遇到特别糟糕的情况还是会用的。

3.员工们结束一天以后会怎样?如果有宿舍是怎样的安排方法呢?
我个人而言,返回宿舍并尽早休息。结束一天后我们的行动并不受很大限制,只要不离开公司不违反规定就行。
宿舍大概仅按照男女分开,喜欢住哪间应该只凭员工意愿……主管并没有在此方面特别严苛。

4.结束工作后尸体是如何处理的?
部分作为某些异想体的食物,剩下的尽早处理以防腐烂及异变。
虽然主管会要求在多次处理尸体后进行精神污染评估,但个人觉得【对我没有必要】。毕竟他们之中某些人的死状在我看来只是【令人羡慕的沉眠】或者【一堆毫无意义的烂肉】。

5.大家不忙的时候怎样解决吃饭问题?如果是食堂那么是每个部门都有还是集中大食堂?
食堂。是一个集中大食堂但是也有部门区分,不过由于没有硬性规定所以随时可以看到不同部门的人集中在一起。
当然夜宵和下午茶也是被允许的。上次主管居然同意员工野餐也是令人费解又丝毫不意外……

6.部长们在员工眼中是人形还是机械?
什么?部长还有人形?

7.员工们有国籍/种族分别吗?会有语言问题吗?
有。像nobu前辈就是明确分日/本人,而和我一样是亚裔。因为平时会使用通用语,所以当nobu前辈说日语的时候就会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当然也不是没有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清楚奥罗拉前辈的名字怎么念这种丢人的事情。不过那也仅限休闲时间所以也不算问题。

8.研发部员工有没有可能意外看到"打水"的过程?
不知道,我只是一直待在安保部而已。

9.多周目员工会不会偶然保留下一些其他周目记忆?这些记忆再次重开的时候会不会消失?
我不知道其他员工会怎么样,只知道自己记得每一次死亡,仅此而已。

10.员工们会如何使用EGO?他们的人格会因此发生改变吗?
按照正确方法使用。至少魔弹并没有多少改变我的性格。

11.员工们工作时的笔记本上除了记录会不会写别的东西?
主管并没有硬性规定,因此什么都有。
希望主管能容忍我的英文记录那些该死的语法错误和用词匮乏。

12.文职是和游戏中一样的还是另有设定呢?
不好意思,他们并不值得我多余关注。

13.工作结束后仍然出逃的异想体是怎样回到收容单位的?
我不会允许他们在我们离开岗位后还在公司游荡,除非我死。

14.公司的员工是全部从记录部启动,还是会从外界补充?
也有走后门安排进来的。你说我是不是其中之一呢?【笑】

15.去除了滤网的各种子弹看起来是什么样的效果呢?
就仅仅是子弹。

  16.主管有没有机会下来体验员工生活?
主管下来相当于找死,要是他死了我们会很悲惨。
至少我会反对。

17.羊角这类饰品是生长出来的还是单纯的装饰?
不清楚。
因为我并没有羊角,只是魔弹的烟斗可以抽,狗耳朵能像真的长出来一样。偶尔失乐园和薄暝的羽翼会有触感。
不是很明白这些玄妙的东西。

18.lob点是什么样的东西?
概念上的工资。
雇佣我的价格不是很贵啦。

19.主管的记忆会不会随着周目重开而清除?
不会。因为上一个周目,姑且这么说吧,我是在很晚才出现的,这一次我早早出现在了安保部,分配的E.G.O也和上一周目没什么差距。

20.结局后的员工们都怎么样了呢?
没有人能离开脑叶公司,没有人。
员工永远无法离开主管。

看到柜子里有人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吗?

*学名·论监管者当久了的后遗症
*傻屌ooc向
*cp为内测老版杰克X监管者雇佣兵,背景是内测版庄园
*梗已授权,见图(虽然原本的段子是裘杰)

庄园里新来的监管者是个身材娇小的雇佣兵。

不不不这话不能被人家听见否则他怕不是要抡起军刀给你一个爱吃的绞刑架套餐。鬼才晓得他怎么做到在第一天就打折了皮出天际老社工,挂上了蒂花之秀大护士,放血了疯狂破坏小园丁。只是令其他监管者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居然放走了苟着用娃娃解码救人的机械师。

雇佣兵叫奈布·萨贝达,能力很强但意外的不过于暴力。
而且似乎和监管者里看似绅士实则会把人在地上粗鲁拖行的杰克有一腿,但其本人并不承认这件事(并和杰克一起追了散播谣言的裘克转了整个庄园三圈)。

裘克感到委屈,还不是因为庄园实在是太死气沉沉,没点八卦讨论一下迟早憋死。
瓦尔莱塔编着蛛丝表示赞同,班恩没有任何意见,里奥不做任何评论。

为了拿到少有的八卦料,裘克决定突袭一下新同僚的房间。当他华丽的一jio踹开门的时候,奈布正光着上身靠在床头,烟斗里燃着烟草,也不知道他是在发呆还是在干什么。

“没事的话请尽快离开。”

啥啊,什么都没有嘛。裘克挠挠脑袋刚打算走出门,衣柜里轻微的一声立刻吸引了他的注意。
裘克完全不假思索地走上前一把拉开柜子,狞笑着看着里面藏着的人并将其一把拖出。刚想着这附近哪里还有绞刑架,却听到奈布忍得很辛苦的憋笑声。
突然感觉脖子一凉,裘克脸上的笑容都凝固了,僵硬地一转头————

卧槽你俩说好的没一腿呢被我抓到现行了吧不对这不是重点吾命休矣厂长斑比大蜘蛛谁来救救我我还只是个宝宝啊啊啊啊啊!